[电影推荐]《幻之光》:告别黑色,拥抱生活

 分类:电影点评    作者:九牙情报社    浏览: 次  

1995年,是枝裕和的剧情片《幻之光》即是他的处女作,又是他的代表作,奠定了他在日本影坛的地位,至今被人称道。

奶奶不辞而别和前夫郁夫自杀让主人公由美子久久不能释怀,成为她心中挥之不去的疑问。导演将由美子的疑问扩大为生死的探讨,感叹人生的失落与无常。

影片的基调是压抑的,但主题总体还是积极的。由美子的祖母和前夫对人生持悲观看法,孤独和失落使他们被“一束光召唤”,坦然走向死亡;因亲人离世受伤的由美子最终释怀,积极地走向新生活,最终肯定了人生的美好。

单纯从剧情方面入手,很难领略这部经典之作的魅力。在此,我将从审美特色和镜头语言两个方面对影片进行解读,在第三部分,重点解读一下火车、黑色和自行车三种重要意向,以更好地了解影片的特色和主题。

01、审美特色:东方美学,平实表达

是枝裕和电影独具美学特色,在他第一部电影《幻之光》中,可以轻松得到指认。家庭题材的生活流电影,日常生活的纪录和诗化的视觉语言,具有含蓄东方美学架构下的典型特征。

①弱化冲突,情节去戏剧化

以家庭为切入点,关注当代日本普通人的生活是枝裕和电影一贯的题材,从《幻之光》开始就奠定了生活流电影的走向。

《幻之光》展现了由美子平淡的日常生活,前夫郁夫毫无征兆地自杀,再嫁民雄后虽然感情尚可,但心结仍未打开,对郁夫的自杀原因一直心存疑惑。整个影片没有大开大合,没有戏剧化冲突。静静的渔村,一望无际的大海,平凡但平静的婚姻。心事在日子中流淌,疑问在夜深人静时萌发。

在我看来,影片不设置戏剧冲突,白描化叙事更符合生活本来的逻辑。影片以人物情感为线索来推动情节发展,充满了内在的张力。自然主义与写实主义,更能增添美感并引人深思,产生的代入感。

②物哀美学,蕴含神秘情绪

物哀美学是日本特有的审美方式和处事哲学。这种文化感叹万物,情绪外化,具有神秘莫测的美感,形成了日本特有的神学观念。

《幻之光》主题是对生死的探讨,片中镜子、铁轨、火车、樱花和葬礼都是重要的意象。在是枝裕和系列电影中,还有墓碑、蝴蝶、照片等更多意象反复出现。

在我看来,符号化的意象,形成一种神秘的气质表达,推动叙事进程渲染情绪,更能走入观众的内心。在观影时,通过这些意象重复不断加深对死亡和消逝等主题的理解。

③天地有情,环境人物交融

由美子再嫁后,民雄家是渔村的二层小楼,前靠大海背后就是山峦。长镜头里,两个孩子往山上奔跑,一前一后行走在水田边的小埂上,水面如镜倒映着静谧的天空。

对客观景物的诗意表达,观众的情绪随着对人与环境的欣赏而逐步加深,产生冷静客观的视觉体验,很容易进入到影片的叙事中,在观影中静静体会平凡生活之美。

02、镜头语言:固定镜头,记录真实

上世纪50年代,法国电影理论家巴赞提出长镜头纪实美学理论,这一理论与蒙太奇学派针锋相对。巴赞认为运用固定长镜头能揭示真相,是枝裕和是这一理论的拥趸。

①固定长镜头,纪录客观

是枝裕和在表现生死等压抑主题时,不去渲染和煽情,以此博取观者的同情。摄影机与人物刻意保持一定距离,冷峻地观察,制造一种疏离感。

由美子得知丈夫自杀,影片用一个超长镜头表现由美子的内心世界,她情感爆发放声痛哭,而是陷入了沉默,固定的长镜头下,其内心陷入了无边的压抑。

在画面里,创作者以记录的姿态对悲剧保持审视态度,平淡的生活场景得以客观呈现,内容显得真实,观影者可以更自由地去感受人物的悲欢离合。

②平实的叙事,隐含波澜

平实的镜头语言下,叙事就变得极为克制,影片以灰色调呈现了生活的单调。

影片伊始,画面渐显,少女由美子拿着镜子梳妆,随着自行车铃响,一个少年骑着自行车向着光亮处骑去。镜头切换,一位老人步履蹒跚走向街头,由美子快步追了出去。

在我看来,在是枝裕和的影像世界,平静的生活表象下,隐藏着不可预测的潜流和人性的躁动,冥冥之中似乎有支配人生命运的力量。

③对光的追寻,前后呼应

影片序幕主人公置身于阴暗的隧道,狭窄逼仄的空间给人以压抑感。在隧道内外,光明与幽暗形成鲜明对比,令人产生压抑的观影感受。

由美子的祖母和骑车而去的郁夫,都奔出阴暗的隧道。追寻外部的光明,似乎他们并不是在走向死亡,而是走向新生。

最后,由美子丈夫民雄说出了他们命运的真相,“他们只是被一束光吸引,来不及说再见罢了!”原来,走向死亡是追求自己心中的光明,而不是因为其他人。其实,郁夫不过欠妻子一个解释:“我的死,与你无关!”

03、重要意象:三种意象,隐忍叙事

①火车的意象,动静对比

火车在电影里反复出现,在长镜头里,火车隆隆驶过,轰鸣声震动大地,与静谧的画面形成鲜明对比。火车也推动着情节的发展,郁夫死于火车之下,而由美子乘坐火车再嫁走向新生活。

在我看来,火车的轰鸣是郁夫内心情绪爆发的声音,他卧轨自杀是内心与现实冲撞,孤独和痛苦无法排遣的结果,他以死亡结束了一个悲观厌世者内心的挣扎。

②黑色的衣服,预示绝望

在电影中,黑色往往渲染压抑和悲伤,甚至是恐怖和死亡。由美子始终身穿黑色衣服,而实际上她新婚不久,孩子才几个月。

年幼时祖母出走生死不明,新婚丈夫竟然自杀,黑色衣服下隐含的只能是绝望。最后,由美子换上白色上衣,则寓言她已经从痛苦中走了出来。

其实,不光由美子,片中人物都身穿深色的衣服,这显然是精心设置的颜色,使影片构成统一的色彩基调,契合了人物的情感变化,推动了剧情的发展。

③自行车的意向,平淡生活

从小到大,郁夫一直骑着自行车,折射出郁夫平淡如水的生活。

自行车丢了,郁夫就去偷别人的自行车,自己再另涂上油漆,寻找到一点乐趣。他在自杀前,竟然能很从容地把自行车送回家,显然,他对平淡生活的厌恶已经到了麻木不仁的地步,把走向死亡视为必然。

也许,郁夫在平淡的生活中体会不到生命的意义,青梅竹马的妻子对他来说也没有意义。他内心的孤独与焦虑无可排遣,尽管他真实地活着,其实精神已死,于是他坦然走向了死亡。

04、总结一下:

是枝裕和的电影往往以家庭生活为题材,从《幻之光》开启,每部电影都隐藏着生死、别离等沉重的主题。

《幻之光》的叙事和视觉语言独具一格,清冷的气质令人印象深刻。影片用固定镜头,少用近景和特写,冷静客观地叙事,风格细腻而克制,把由美子丧夫的悲痛和孤独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另外,在自然光运用、服装色彩和空间设置上,都贴合人物的内心情感变化,场景事物富含隐喻引人深思。

所有这些,都表现出是枝裕和对生活和人性非同寻常的洞察力和表现力。摘自网络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