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电影推荐]看完我惊呆了,《黑客帝国》里的脑机接口已经实现!

 分类:电影点评    作者:九牙情报社    浏览: 次  

不知不觉地,这段时间聊了蛮多科幻,有北欧小成本佳作《安尼亚拉号》,有美剧《开发者》和《西部世界》。

今天,再给大家推荐一部硬核科普片——《我是人类》。

也许我们还没有意识到,科幻片里半人半机械的生命体,正悄然出现在现实生活当中。

尽管远没有电影里那么多酷炫惊悚的功能,但新兴的人工智能医疗技术,已经开始改善一些残障病患的生活质量。就聚焦于近几年科技界非常热门的脑机接口技术。

把人的大脑直接跟机器相连接,光是想想就觉得简直是《黑客帝国》剧情……但令人意外的是,现实中已经有人这么做了。

本片就记录了三位残障病患,接受脑机治疗的真实案例——

第一位是美国人比尔,因车祸致脑部受损,成为高位截瘫患者,胸部以下完全不能动弹,只有脖子和脑袋还有知觉。

虽然可以正常说话,但比尔丧失了行动和生活自理能力。

在出车祸前,他是一位蓝领工人,有一个恩爱的妻子和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。

一家三口过着不算富裕却幸福无忧的生活。

然而车祸摧毁了这个家庭,用比尔自己的话来说,“一切都变了”,他对生活已经不抱任何希望。

第二位是加拿大人史蒂芬,他在人到中年时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有某种不同寻常的先天缺陷,患上了反常失明。他眼睛感知的不是黑色,而是纯白,他形容自己不管看什么,都像是看着空白的书页一样。

失明后,史蒂芬搬到姐姐家居住,一开始因为烦躁,经常跟姐姐吵架,直到几年后才慢慢适应。

但他也因此变得自闭,不愿与外人交流。

姐姐想带他出去散步、跟亲戚朋友聊聊天,都会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,在他内心,根本不对复明抱有期望。

第三位患者,是同样来自加拿大的安妮。

她原本是一名绘画艺术家,也经常到医院做义工,但步入老年后渐渐显露出帕金森的症状。

患病后,安妮的行动变得迟缓,反应大不如前,走路需要扶手,面部表情变得僵硬,很难与人谈话交流。

随着病情加重,她不得不停止了艺术创作和慈善工作。

因为病症,安妮倍感焦虑,担心成为家人的负担。

但与比尔和史蒂芬不同的是,她仍对生活充满信心,想通过积极治疗重拾画笔这三位情况各不相同的患者,都是病在控制着我们身体各项机能的大脑上。

大脑里一个小小的神经版块出现“故障”,就有可能导致一个人失明、聋哑或不能动弹。

好比片中的比尔,他胸部以下的身体四肢,其实在生理上是完全健康的。史蒂芬和安妮也都是大脑病变“连累”了全身。

然而大脑在生物结构上的复杂程度和运行机制的强大功能,完全超乎我们的想象。

对于人类大脑的研究与探索,也一直都是科学界的一大难题。

正如片中的生理科学家说的那样,大脑就是“我们自己的整个宇宙”。

事实上,大脑也确实可以与宏大神秘的宇宙相提并论。

我们的大脑有1000多亿个神经元,这与科学家保守估计的宇宙星系的数量相一致。

而神经元相互之间交流的方式,又特别像计算机运算的零一代码,只是还要更复杂得多。

正因为人脑和电脑的底层逻辑相类似,所以科学家们认为将人脑和电脑相连接,成为一种可能。

近几年,脑机接口作为科技领域的一个热门概念,被越来越多地提及,并迅速走向实际应用。

美国科技狂人、有“现实版钢铁侠”之称的埃隆·马斯克在2016年创立了名为Neuralink的脑机接口公司。

2017年,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也提出了研究脑机接口的“脸书脑计划”。

这些公司在研究初期,无一例外都选择以计算机治疗残疾病人的医疗领域,作为突破口。

以马斯克的Neuralink公司为例,他们一直在跟一些生物计算机实验室,和医疗科学研究院进行合作。

其中最著名的一个项目,就是“大脑之门”——本片提到的比尔、史蒂芬和安妮,都是这个项目的治疗对象。

针对他们的不同情况,脑机接口的治疗方案也不尽相同。

对于高位截瘫的比尔,治疗方案最为激进,真的就是像《黑客帝国》里那样在头顶钻孔,再用高精密和灵敏度的电子探针连接到电脑上。

通过电脑调整探测区域和电流大小,来测试比尔在脑部电流的刺激下掌控四肢运动的反应。

对于因先天缺陷导致失明的史蒂芬,则是直接在眼球内植入可以传输信号的电子芯片。

再用可视化的电脑系统,把各种颜色的图片通过光信号,传入史蒂芬的大脑。

摘自网络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